名稱:上海儀表集團供銷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巨鹿路290號
電話:021-60706999
         021-60709666
傳真:021-36391960
郵箱:shsig@126.com
郵編:200020

業內資訊 News

2014煤炭行業難言複蘇

發布者:上儀集團   發布日期:2014-2-14   閱讀:7

假如若幹年後再次回望2013年中國煤炭行業,煤化工無疑是繞不過去的重要名詞。爭議頗大的煤化工,在2013年迎來了“開閘放水”至關重要的一年。但也是在這一年,結束“黃金十年”的中國煤炭行業,煤價一路下跌、企業面臨巨大經營危機。

       2014年,中國煤化工究竟應當如何發展?煤炭行業又能否迎來拐點?

       大勢所趨的煤化工

       作爲全球能源消耗****大國,2012年煤炭占中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比約爲66%,預計2013年我國全年原煤産量約爲37億噸左右。

       中國社會經濟發展對能源尤其是油氣資源有著極大的需求,這使得曾經一度被叫停的煤化工在去年再次迎來“春天”。

       僅在2013年3月,就有10個新型煤化工項目獲得國家發展改革委的“路條”,投資總額爲2000~3000億元,其中包括5個煤制天然氣、4個煤烯烴和1個煤制油項目,儀表有:熱電偶、熱電阻、雙金屬溫度計、壓力表等。

       中科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戰略研究與工程咨詢中心主任鄧蜀平對記者指出,去年我國在煤炭清潔利用方面的進展非常快,尤其是煤制氣項目的建設。“當前中國煤制合成氣的技術已經比較成熟,煤制油、煤制氣都是煤化工下一步重點的發展方向。”

       中投顧問能源行業研究員周修傑也對記者表示,新型煤化工是煤炭行業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也是煤炭企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所在,“上馬煤制氣、煤制油、煤制烯烴等項目乃大勢所趨”。

       不過,煤化工的發展始終伴隨水資源消耗過大、能源轉換效率與經濟性不高等爭議。

       “從能源效率方面看,煤化工的利用率其實遠超火力發電的能效,目前能效轉化率已達40%以上。”鄧蜀平表示。
        而汙染、盈利能力不明顯等問題皆因技術和設備落後所致,這是煤化工産業發展初期必然出現的難題,短期內恐難有實質性的應對舉措。

       周修傑說:“國家有關部門、地方政府、煤炭企業巨頭可以通過産業規劃、項目把控、加強監管等舉措盡可能減少新型煤化工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鄧蜀平也指出,從去年新建煤化工項目的環境評測中可以看出,國家能源局對項目的要求非常嚴格,不過應當更重視二氧化碳的排放。“煤化工項目排放的二氧化碳導致局部濃度升高,從而對周邊氣候造成很大影響。譬如迄今爲止北京今冬還沒有下雪,有可能就是溫室氣體變化造成局部氣候變化。”

       切勿盲目上馬

       雖然國家決心發展煤化工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但鄧蜀平提醒,各地發展煤化工時一定要“慢慢來”。

      “前幾年爲了提高GDP,許多地方政府都紛紛上馬煤化工項目,已不僅僅是‘鞭打快牛’,而是‘鞭打瘋牛’。這些青山綠水的好地方搞什麽煤化工呢?不能爲了那點油就將子孫後代的環境都破壞光了。” 中科院某匿名研究人士表示。

       長期從事煤化工項目前期規劃的鄧蜀平也表示,由于輕率地選擇錯誤技術路線與産品路線,導致許多企業虧損嚴重,“看到這些情況我們覺得很痛心,因爲其中大多都是國企、花的都是國家的錢,這些企業往往都是盲目跟風”。

       而對于今後中國煤化工項目的發展,鄧蜀平還指出,煤化工尤其應當注意如何優化空間布局的問題。

       “我們科研組曾經在內蒙古考察過一個多月,參觀過當地許多煤化工産業園,****的感受是規劃布局存在問題。由于內蒙古地廣人稀,園區面積往往都非常大,但是整體規劃卻不科學,這對項目的開展影響很大——即使土地資源豐富也不能這麽幹。”鄧蜀平說。

       同時,我國煤制氣與煤制油項目在規劃時應當與輸油輸氣管線相連接。“如果沒有連接管網,生産出的油氣用來幹嗎?”鄧蜀平說。

       此外,由于只有中石油、中石化等具有銷售成品油的資格,因此我國煤化工工廠生産的油、氣進入市場仍受到非常多的限制。鄧蜀平認爲,油品達到相關標准就應當可以進入市場銷售。

       擺脫頹勢仍無望

       除了備受關注的煤化工,2013年結束黃金期的煤炭行業一直處于苦苦掙紮的狀態。究其原因,與煤炭産量供大于求以及經濟增速放緩密切相關。

       2012年我國煤炭生産總量約爲36億噸,但實際生産能力高達40多億噸,明顯處于買方市場。而經濟的滑坡導致各行業對煤炭的需求也相對減少,與往年年底煤電油等能源供應緊張的情況相比,今年供應明顯寬松。

       盡管中國煤化工已漸成氣候,全年預計所消耗的煤炭也只有2億多噸,遠遠達不到影響全行業走勢的地步。

      “沿海省份加大進口煤對國內煤炭也造成很大的沖擊,這是典型市場行爲所導致——前幾年國外煤更便宜,而且有一些國內相對儲量很少的煤種如主焦煤等。”鄧蜀平說。

       面對一落千丈的煤價,去年5月河南率先出台“煤電互保”政策,之後多省陸續出台措施限制外省煤進入本省。
       其中,産煤大省山西更是一口氣推出繼“煤炭20條”、“低熱值煤發電20條”、“煤層氣20條”等,省內部分大型煤炭集團還實現了與五大電力集團的煤電聯營。

       那麽,2014年中國煤炭市場是否會迎來轉機?鄧蜀平認爲,從目前情況來看,“形勢不會太樂觀也不會太悲觀”。

        鄧蜀平分析認爲,受到中國經濟發展以及環境保護、霧霾治理等因素影響,當前中國電力發電的煤炭需求基本保持平衡,整體需求不會超過38億噸,而且進口煤還會繼續增長。“從整個供需平衡來說,煤炭需求不會出現大幅度增長,但需求結構會發生變化,經濟增速的平穩也使得煤炭需求會穩定在一定的水平。”

       周修傑指出,隨著煤炭行業“大勢已去”,煤價走勢、産銷狀況都不太理想,産能過剩、結構失衡問題已經爆發,今年需求端不振、環保政策、進口煤的打壓等問題依舊存在。

       “國家層面尚沒有出台大規模刺激性計劃的意圖,煤炭行業作爲傳統支柱型産業將面臨重大挑戰。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